我只是觉得他不必再担心去冒犯任何人